• 安徽合肥:从“数据孤岛”到“城市超脑”智慧生活悄然走来 2019-01-18
  • “博科圣地”袭击尼日利亚军营 纵火焚烧难民收容所 2019-01-18
  • 吉利远景X3优惠3千元 实惠经济代步全面 2019-01-18
  • 英国议会否决“脱欧”协议 欧盟敦促英国尽快明确下一步举措 2019-01-17
  • 工信部公布机动车企业准入管理办法 鼓励技术创新 2019-01-16
  • 法国罗丹艺术馆馆长访深 2019-01-16
  • 英国导演用镜头讲述中国改革开放故事 2019-01-16
  • 历史上的四川政权为何无力统一中国? 2019-01-15
  •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星游娱乐官网


    星游娱乐官网 > 宏观 > 宏观 > 正文

    中国经济进行时: 冬天虽冷,跑起来就热了

    新工业革命是什么?经济形势怎么看?实体经济出路在哪里?高质量发展新动能怎么来?企业应该怎么办?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李永华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期)

    新工业革命是什么?经济形势怎么看?实体经济出路在哪里?高质量发展新动能怎么来?企业应该怎么办?

    来这里看看,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有专家把脉,有高手支招,当然还有一不小心“口误”泄露的政策新动向。是不是狠狠地撩了你一把?

    2018年12月29日,由人民日报社指导,《中国经济周刊》、中国信通院、工信部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共同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经济论坛在人民日报社举行,厉以宁、方江山、黄奇帆、阎庆民、董明珠、宋志平等各路大咖轮番登台,大招迭出,猛料不断。

    本届中国经济论坛的主题是“新工业革命与高质量发展”,制造业自然成了焦点议题。

    身在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方江山明确指出:先进制造业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先锋,也是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创新是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的助推器,也是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能。

    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一上场就开门见山:“什么是实体经济?房地产算不算实体经济?”

    这个问题提的好!

    如果连实体经济的概念都没弄清楚,谈新工业革命就是沙子上盖大厦,地基不牢,迟早要倒。

    阎庆民副主席透露,前一段时间,国家统计局和相关宏观部门都在研究到底什么是实体经济。结论是什么呢?“我们缩小到制造业,缩小到工业,以先进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

    董明珠直接端出了与雷军的10亿元赌局作为例证。“当时是因为外界都在推崇轻资产,但是,如果大家都放弃了重资产,轻资产也就不存在了”,董明珠说,“今年国家再次强调,不能脱实向虚,就是这四个字,就足以说明(这场赌局的)输赢了。”

    >> 冰火两重天

    先进制造业这几年发展得怎么样呢?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习惯用数据说话,但他的数字很感性,叫做“冰火两重天”。

    寒风飕飕的是传统制造业?;破娣?,近五年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规模年均增长率仅仅2%—3%左右。

    先进制造业却是冬天里的一把火。一比吓一跳:与战略新兴制造业有关的产业每年10%—15%左右的速度在增长,生产性服务业、服务贸易等战略性新兴服务业则以15%—20%左右的速度在增长,而包括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互联网在内的颠覆性数字产业则以每年25%左右的速度增长。

    看样子,不是经济不好,而是你所处的行业不对。选择方向不对,再多的努力也白费。跟着国家战略干先进制造业,四年就翻番,这就叫风口,就叫大鹏一日乘风起。俗点,就是站在风口,是头猪也能飞上天。

    >> 先进制造业怎么干?

    不过,会场底下有企业人士也悄悄地吐槽,说得都不错,但先进制造业是那么好干的?

    确实如此,干革命又不是请客吃饭。新工业革命,要先从灵魂深处干起,先得转换思想,改变习惯。

    这要向刚荣获“改革先锋”称号的厉以宁教授学习。年近九十高龄,老爷子依然思想新锐,做派新潮。他已经连续参加八届中国经济论坛,今年身体欠佳不能出席,还通过视频为中国经济论坛作了主旨演讲。

    厉老谆谆教诲:“是什么阻碍着我们呢?是旧的发展方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们也习惯了,但旧的发展方式必须改变。这样的话才有新技术,才有新的产品,进一步地把新技术放在前面,因为经济变化是很快的。如果不用新的生产方式来做,我们跟其他国家竞争过程当中,仍然是走在后面。”

    天下事为者不难,不会要先学。这是个挑战。方江山副总编认为,国家学习、企业学习和个人学习是新工业革命时代的重要主题,也是决定一个经济体能否抓住新工业革命机遇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以及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关键。

    黄奇帆直接给各企业提出了建议:企业要审时度势,在沉没的地区要跳出来,最重要的是要跃身于周期产业。现在启动阶段进去,一般成功率比较高,在冰火两重天里迎接火凤凰的未来。

    最热的热点在哪里?

    如果给寒冬中最热的产业经济话题排名,一定有不少人认为如果工业互联网甘居第二,没有谁敢争第一。“BAT们”视之为“互联网的下半场”。

    工信部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中国信通院总工程师余晓晖介绍,工业互联网需要把工业自动化技术、生产技术、通信技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所有技术集成在一起。

    这得多难??!幸好有5G。余晓晖特别强调:5G是对工业体系有颠覆性变革的技术

    “到目前为止整个全球工业体系应用无线技术,我们没有更好的技术可以满足工业性能,但是5G提供了非常大的可能性。”

    So,明白为何有人对华为、中兴念念不忘,还搞五眼联盟了吧?

    难怪黄奇帆为了听完中国经济论坛上的这场工业互联网对话把机票都改签了还舍不得走。

    然而,我们当然不会忘记还有不少领域,而且是核心领域仍备受制约。

    东土科技董事长李平表示,“我国的工业互联网上层应用,也就是工业生产资源信息化整合现在做得非常好,因为我们有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非常容易做到;但在工业底层控制要素的更新换代上若想要有全球竞争力,要有耐心来做,还要有巨大的投入,这是我们需要重视的。”

    如果做不好底层的工业控制,那就意味着将新工业时代我国工业生产的自主性和可控性全部拱手让出。

    不光是这一个领域。

    国防科技工业专家李连宏博士就坦率地指出,我国高端制造、动力、软件、核心元器件、材料等“五大瓶颈”技术制约问题没有根本解决,机械加工、半导体加工、光学加工等高端设备依然进口。更为重要的是国防军工广泛采用的三维设计结构分析、流体力学、数据库、数据管理软件等这些软件都是几乎由法国、美国与德国相关公司垄断,像特种传感器、大规模集成电路、特种元器件等基础性材料与原材料严重依赖进口。

    差距就是方向,已经有人跑在前面了。在曾经身兼两大央企董事长的宋志平看来,向先进制造业转型,要做好四个转型:第一、高端化,不能越做越低端;第二、绿色化;第三、智能化,做大互联网、大数据、大数据、智能化;第四,国际化。

    现在,以水泥为主的中国建材规模已达到3500亿元,不过,如果你还认为它是玩水泥的,那就low了。宋志平在中国经济论坛上说:“中国建材这些年培育出来一大批新材料,国家领导人跟我说,你这个公司不要叫中国建材,应该叫中国材料。”

    这是提前透露要更名的节奏?

    航天科工也是龙头,自然要领跑,2009年开始推出云制造的概念,兼容智能制造、协同制造,解决多品种、小批次、离散制造的问题。搞制造的人都知道,人家玩得真叫专业高难度。

    格力那自然不多言。10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格力电器视察时指出,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财富之源。先进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一个关键,经济发展任何时候都不能脱实向虚。

    董明珠在论坛演讲中说,总书记给格力的发展送了两句话:“一定要走自力更生奋斗的道路,一定要坚持自主创新搞建设。我认为这两句话对每个企业来讲都是至关重要。”

    >> 军民融合催生自主核心技术

    自主创新谈何容易?中信信托副总经理蔡成维说,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所面临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2018年我们所经历的一些事件,从年初的中兴通讯事件、到美国制裁中国军工科研院所、到遏制中国高端制造、到中美贸易摩擦,作为普通民众,也越来越认识到自主核心技术对一个国家来说,不论是国家安全还是经济安全都极端重要,可以说是国之命脉也不为过。”

    在现代工业化进程中很多革命性的技术及应用突破,都起始于军用领域,然后通过技术转移逐步扩散到民用领域,最终让社会大众受益。航天是个典型。不论是美国还是前苏联/俄罗斯,航天事业的发展都是由军用转为民用,而后转为商用的。

    几十年来,从全面封锁中拼出来的航天技术当然是靠自己研发的。现在,我国航天技术在国际上处于第一梯队,从航天各个系统、整个产业链拥有非常完整与齐全的配套体系。

    我国商业航天借着军民融合之势青云直上。西安羚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段晓军就说,军民融合政策对无人机产生了非常大的促进作用,一些尖端的军用无人机技术进入民用领域;同时基于一些独特技术,民营无人机企业有机会能够进入到军品市场,相互推动。

    谁曾想,现在北京亦庄因为多家民营商业火箭公司聚集,竟被人戏称作火箭一条街。

    2018年,美国对中国军工院所的禁售,其中受影响最大的领域之一就是被钱学森称之为“新技术革命关键和基础”的电子测量技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禁售,国内企业也许还要等更久的机会呢。

    成都玖锦科技董事长周科吉就是玩这冷门技术的。在中国经济论坛上,他展示了自主研发的电子测量高端仪器仪表,“就是国外不卖给我们的,而且是拿钱也买不到的。现在我们自主研发的多款产品能够直接跟国外的公司进行PK。”

    这话,听着提气。

    中信科信首席技术官李连宏博士在论坛上透露了一个数据:近年来,军工重大实验设施、大型科研仪器、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国防重点学科实验室向社会开放与服务范围明显加大,其中大型实验设施、科研装置向社会开放3000余项。

    核心技术藏着多少呢?有心的企业,赶紧去挖金矿吧。

    >> 新杠杆来了?先进制造业就是金融支持的重点

    方向琢磨透了,撸起袖子加油干,国家的支持那也是杠杠滴。

    高质量发展,钱不会少。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司长陈洪宛说,国家高端装备制造业、战略型新兴产业能够在融资方面得以确保与支撑。

    吉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胡斌表示,吉林金融机构、金融体系正抓紧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财政与金融相互协同发力,培育和扶持先进制造业企业,“2019年可期可待。”

    陈洪宛还认为,要破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核心问题还是要扩大直接融资比例,“现在为什么觉得融资贵呢?确实国民储蓄率高,是几千年老百姓生活习惯,就是钱存在银行,所以我们需要扩大直接融资的比例。”

    在首届进口博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这就是对创新,对新工业革命的直接支持。当然,关于新工业革命与高质量发展,习近平总书记也是一次又一次地强调,关怀备至。

    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中国经济论坛上公布的一组数据足以凸显国家对先进制造业的支持力度。截至2018年11月底,战略新兴行业上市公司已达1268家,总市值11.9万亿元,在全市场占比分别为35%、26%。最近几年,高新技术企业在IPO中的占比明显提升。2018年以来已有65家高新技术企业实现IPO、占比71%,融资812亿元、占比63%。

    不仅如此,阎庆民第一次放话:要给先进制造业“新杠杆”。这是全新的提法,瞬间点热会场。

    新杠杆要加在哪里?先进制造业的重组并购。阎庆民副主席介绍,2018年10月,证监会完善了并购重组审核分道制,新增适用“豁免/快速”通道的产业类型,包括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电力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环保、新能源、生物产业,以及党中央、国务院要求的其他亟需加快整合、转型升级的产业,进一步强化了科技创新导向,助推产业升级。

    开列的清单明明白白。“这一些企业我们今年在制度上进行大幅度提升内部审核效率,优化内部核准”,阎庆民说,“目的是发挥好并购重组对上市公司实现资源整合升级,加强并购重组,来整合实现新的杠杆,共同推进高质量发展。”

    冬天虽冷,跑起来就热了。


    fm

    2019年第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